苗木長成“脱貧大樹” 農民王喜玲的“三級跳”

來源:央視網 2020-10-17 20:00

  央視網消息:在陝西省寶雞市扶風縣的吳家村,經常能看到村民們忙着挖樹、裝車、清點樹苗的情景,那裏一定會有王喜玲的身影。

  曾經因病返貧,又失去丈夫的她,沒有放棄生活。2014年,作為村裏面栽種苗木的第一人,兩年的時間裏,她不僅還清了債務,脱了貧,還成立了苗木合作社,幫扶鄉親們發展苗木產業。

  王喜玲在“脱貧攻堅巾幗力量”女性代表與媒體見面會

  “所有的壞事都趕上了”

  王喜玲來自扶風縣吳家村的一個普通家庭,家人樂觀淳樸。雖然清貧,但是王喜玲結婚後和丈夫、婆婆、女兒一起過着幸福温暖的日子。那時她在家裏的幾畝地上種了辣子,可是一斤只能賣8毛,連續幾年都沒有賺到錢。

  可她想,“人不能安於現狀,要不斷地進取”。王喜玲在結婚前學過理髮,她就嘗試在村口做理髮生意,因為無法兼顧地裏的工作,只好作罷。夫妻倆也想過到廣州、深圳一帶打工,可是800元的高昂中介費,讓她不得不尋找其他出路。

  聽説到新疆採摘棉花可以賺錢,而且還可以帶工人一起過去。就這樣,王喜玲和丈夫買來毛筆、墨水,開始寫招工廣告:新疆126團12連招收採摘工人,大家積極報名。他倆到各個村裏貼招工廣告,第一年就招到了60人。

  王喜玲和丈夫靠着在新疆種植採摘棉花,終於有了一些積蓄。孩子要上學了,老人年紀也越來越大,於是王喜玲從新疆回村,開鞋店營生。一天,她從一個顧客那裏得知,養豬一年就掙了20多萬。如果按照現在每年一萬的鞋店收入,她還要十幾年才能給家裏蓋一座房,於是王喜玲將鞋店轉讓,回家養豬。

  養豬的頭三年,市場上豬價一直滑落,她都沒有掙到錢。終於到了2011年,豬價上漲,可就在王喜玲覺得離改善生活不遠的時候,一陣劇烈腹痛,王喜玲被送入醫院,收到了“子宮內膜癌”的診斷書。

  家人打算把豬賣掉,給王喜玲治病。可如果治不好的話,就會給家人帶來更多的債務。“現在醫術這麼發達,咱們在省裏最好的醫院,一定可以把你治好的。”家人樂觀堅定的信念,讓她塌下心來在醫院完成了治療。

  2012年,王喜玲的身體逐漸恢復了。因為沒了養豬的本錢,王喜玲的丈夫找了一份司機的工作。2013年5月,丈夫開車的月工資終於漲到了5000塊錢。“看病時欠下的債務很快就可以還清了。”她想。僅僅過了一個月,王喜玲的丈夫在6月9日因車禍去世。

  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報之以歌”

  聽到噩耗,王喜玲三個月沒有出家門。“為什麼人生這樣不公平,大病的災難,失去親人的痛苦都落在了我的身上?”那個時候思緒由不得自己,家人朋友、扶貧幹部、婦聯多次到家中慰問,可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,眼淚一滴滴淌進枕頭,蕎麥皮的黑色和着淚水深深地印在枕頭上。

  望着窗外的天空,王喜玲一時間不知今後要怎樣去生活。別人可以勸説和幫扶,可是那隻能解決一時的困難。“今天看到你心煩了來開導,可是卻無法左右你明天的情緒,一切都要靠自己。如果自己總是沉浸在痛苦裏,自己垮掉了,還要上學的女兒和快70歲的婆婆該怎麼辦?”

  在村幹部和婦聯的組織下,王喜玲參觀了楊凌農業博覽會,她決定發展苗木。通過幫扶,王喜玲獲得了8萬元的貼息貸款,開始種植5畝地的白皮松樹苗,同時套栽櫻花樹。這塊地正好在大渠邊上,村裏放水時間有限,王喜玲不得不每天抓緊時間在地裏澆水,整整7天才能把所有的地澆完一次,她每天要至少忙到夜裏一兩點。

  王喜玲意識到,樹苗每年只能長10公分,要想把它們賣出去,至少要培育5年。可這5年裏,樹苗還要投資,生活還要花費。於是婦聯的領導幫着她一起做調查,建議王喜玲可以幫忙把周圍的樹苗賣出去,做苗木經紀人,從中掙一些信息費。

  村裏的兄弟車行了解到王喜玲的家庭情況,就把摩托車賒賬給她先開出去做樹苗生意,什麼時候掙到錢再給他們。有一次,因為路面灑水太滑,王喜玲連車帶人一起摔了出去,滿臉是血,兩顆門牙也沒有了。她回過神來,慶幸自己是戴着頭盔上路的。

  “第一次和人家合作,不論你有什麼樣的理由,但對於這個人來説,耽誤了人家的事情,下一次就不會再相信你了。”王喜玲看摩托車還能打着火,在加油站簡單清洗了一下,又匆匆上路去找樹苗。怕別人笑話,和農户談苗木價格的一路,她都不敢摘下自己的頭盔。

  就是靠着這樣的誠信和勤懇,王喜玲漸漸地認識了一些種植苗木和需要苗木的客户。從一開始每月幾小單的三五百塊錢,到後來可以接一些大單,有時候幾天的利潤就有一萬多塊錢。

  可做生意就是有賠有賺。如果因為一些原因賠了錢,她也不會給客户漲價,少給挖樹工人工錢。他們感慨沒有見過這麼好的老闆。王喜玲説,“雖然這次賠了錢,我不是沒有收穫,收穫是你們都賺到了錢”。

  2016年底,王喜玲終於把所有的欠賬都還清了,家裏也添了小車,她申請退出貧困户。有人説,其實還是可以繼續享受政策的,但是王喜玲想把政策和資源留給更需要幫助的人。

  “感恩於行,以饋四方”

  同年,王喜玲和其他幾位村民一起成立了苗木合作社。從一開始的20畝,如今合作社的苗木產業已經發展到了500畝。結合村裏的扶貧政策,土地入股、資金入股和基地務工三種方式,合作社先後共帶動404户貧困户入股分紅。

  脱貧以後,王喜玲一直一對一幫扶着三個貧困户,畢新軍、王保儒和葛豔梅。他們都因為家中的變故,生活變得異常艱難。聽到他們的情況,王喜玲第一時間去探望他們,給他們提供海棠和紅葉石楠苗木,幫他們收購水果。如今他們不用外出打工就可以工作掙錢、照顧家人,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好了。

  曾經也有鄉親懷疑,栽種了苗木能否賣出去。這時的王喜玲都會耐心地向他們講解,“你放心,咱們合作社已經和綠化公司簽訂了協議。如果有同樣的苗子,我先給大家銷售,再給自己的銷售。”當看到大家在車上裝起五六萬的樹苗,給農户付款的那種紅火場景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進來。

  王喜玲知道,每一單苗木生意,可以帶動村裏面幾十個人掙錢,所以她都會培養自己村裏的苗木工人。看樹苗的、組織挖樹苗的、拉樹的司機、經紀人等等,“這樣周圍的人都可以掙到錢,賣樹苗的人也把樹苗賣了出去”。有些生意自己賺不到錢,但是隻要可以給工人們攬到活兒,王喜玲也願意接下來。

  王喜玲始終不忘鄉親們的幫扶。有的生意需要20萬元的投資,很多錢都是鄉親們借給她的。過年的時候,王喜玲曾經給19個鄉親還錢還息,可是他們説,你這麼難,利息就留着自己用吧。她知道,有了這些熱情的幫扶,她才能一路走到今天。

  2018年王喜玲成立了綠化公司,她想着,只要有綠化項目,就有機會直接把農户們和自己的樹苗用到綠化工程上。2019年3月,王喜玲用自己的名字“喜玲”註冊了商標,藉助互聯網講自己的脱貧故事。通過整合資源和“扶貧832”銷售平台,讓更多的人能夠品嚐到扶風優質農產品。不到一年,王喜玲已經幫助農户們銷售了100多萬元。

  王喜玲想,自己在最難的時候因為政府和鄉親們的幫扶才能走到今天,所獲得的榮譽不僅僅是對自己勞動的認可,也是一份責任。她希望結合自己的專業知識,讓喜玲商標帶着鄉親們的苗木、水果、農特產品走得更遠,銷售得更多。這些年,她依然馬不停蹄,踐行着“喜玲”的“感恩於行,以饋四方”。(文/陳詩文校對/李英卓)

編輯:lt05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瀋陽網官方微信(sydcomcn)